刘嘉湘 陈光明 王大顺 陆德铭谈肿瘤

预约电话:010-62389090,(最好周1—周5上午)

刘嘉湘、陈光明、陆德铭、王大顺等明道草堂名中医谈肿瘤治疗

1、 刘嘉湘 1972年在全国肿瘤治疗大会上率先系统提出扶正驱邪为主治疗肿瘤。刘嘉湘教授认为恶性肿瘤的发生、发展主要是由于正气虚损,阴阳失衡,脏腑功能失调,留滞客邪(致病因子),以致痰凝毒聚相互胶结,蕴郁成肿块。癌瘤的生长又会进一步耗伤正气,正不遏邪则助长癌瘤的发展。因此,他强调治病必求于本,以扶正培本为主,坚持辨证与辨病,扶正与祛邪结合,整体与局部结合。其40年的经验表明,正确地运用扶正培本法,可以调节人体的阴阳气血、脏腑经络的生理功能,纠正异常的免疫状态,增强人体内在的抗病能力,抑制癌细胞的生长;再配合祛邪药物杀灭癌细胞,抑制癌肿发展,则可以改善症状,强壮体质,稳定和缩小癌肿,延长生存期,甚至可以获得癌灶消失而治愈。扶正治法中,他特别重视健脾益气、温肾阳,滋肾阴等法,晚期癌症患者治后,不仅全身情况有所好转,而且也发挥“抗癌”中草药的抗癌作用。此外,无论是健脾还是补肾滋阴等,他都十分重视顾护胃气,使补而不腻,补而不滞。临床多选用鸡内金、炒谷芽、炒麦芽、山楂、焦神曲等健胃消食之品以助脾胃之运化。临床病家服药数载,而鲜有脾胃不适者。

刘嘉湘教授辨证与辨病有机结合,获得良好的疗效。例如,他于临床选择了晚期原发性肺腺癌304例,均未经手术或放疗,于住院时随机分为中药组与化疗组进行前瞻性治疗观察,根据肺癌患者的不同临床表现,辨证为阴虚、气虚、气阴两虚及阴阳两虚等证型,分别给予

扶正  黄芪、北沙参、天冬、女贞子等12味中药,

滋阴  南沙参北沙参、天冬、麦冬、元参、百合等;

益气  黄芪、党参、太子参、白术、茯苓等;

温阳  补骨脂、仙灵脾、肉苁蓉、菟丝子、锁阳、薜荔果等

软坚解毒  夏枯草、海藻、瓜蒌皮、生南星、生牡蛎、石上柏、石见穿、白花蛇舌草等,

生存期中位数为417天,改善免疫功能作用,经专家鉴定为国内领先,达到国际水平。

天冬润肺滋肾,又有抑瘤作用,生南星化痰散结功能甚著,又有抗癌作用,八月札既能理气散结,又能抗癌,生苡仁既能健脾利湿,清热排脓,又能抑制癌细胞生长。同时重视选药的针对性,常根据肿瘤的不同部位的选用不同的药物,如:肺癌选用石见穿、石上柏、七叶一枝花、夏枯草、生牡蛎、八月札、丹参、白花蛇舌草、王不留行等;脑瘤及淋巴瘤选用蛇六谷、天葵子、生南星、天龙、全蝎、蜈蚣、石见穿、夏枯草、生牡蛎、王不留行等;肝癌用石燕、铁树叶、漏芦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岩柏、红藤、八月札等;胃癌选用藤梨根、野葡萄藤、八月札、菝葜、天龙、绿萼梅等;大肠癌用野葡萄藤、苦参、红藤、白毛藤、半枝莲、八月札等等,临床应用,每获良效。

2、 陈光明教授说:癌症患者任何情况下:应当首先考虑中医治疗,不管是否选择放疗、化疗、手术刀。因为我们治疗肿瘤的学术思想不是“杀死”,而是八个字:“调畅气机 扶正祛邪”,调畅气机以使正气得扶,正气得扶以驱邪外出。能杀死癌细胞的中草药不下200多种,国外很多化疗药 是丛中草药提取的,提纯后的药杀伤力很大,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使人的体质急剧下降,甚至死亡。我们所精选的中药都是具有双向或多向调节作用的:既扶正又驱邪的,有些患者术放化后,被打得千窗百孔,直到还剩最后一口气,才来看中医,当然这些人中经后来的调理也有被治愈的,但遭了无数的痛苦,花了无数的钱,(如 病例尾875低分化宫颈鳞癌)。实际术前,中药可提高抗病能力,放化中,中药可减毒增效,提高白细胞水平,术后调养生息唯一可靠,可长期服用的只能是中药。有些人污蔑:中药吃多了伤肝,我们这里不仅有10公分肝肿瘤完全治愈(杨明尾号    ),大小三阳恢复正常的更多(袁尾号    )中医药调理肝肾是数千年来众所周知的,某些化学药严重伤害肝肾也是众所周知的!

     陈大夫认为点穴的方法排查、诊断、治疗良、恶性肿瘤,为早期发现恶性肿瘤并将其阻断于潜伏期、早期提供简易可行的方法。陈大夫对中晚期癌症的治疗、控制、带癌生存也颇有研究,多年来,陈光明研究了明道草堂所有肿瘤专家的病案,并根据其50年的临床经验,对各种不同肿瘤,不同症候,总结设计出全方位治疗成方:曾有多位老年首长在陈大夫的治疗下,带癌生存长达十几、二十多年之久直至今日。

     3、王大顺:我们明道草堂所有国家级名医,在癌症这一人类最凶杀手面前,团结一致,相

   互交流,顷囊而出,从不保守,防治肿瘤是明道草堂较有特色、有实力的项目,我  与刘嘉湘、陈光明、陆德铭、施奠邦等“调畅气机,扶正祛邪”防治肿瘤已达共识,另外,我在实践中总结以下二法:(1)温阳益气以升红细胞为主治疗白血病。(2)益气养血,温阳补肾治疗血小板减少,。可有显著疗效。

     4、陆德铭教授认为乳腺癌发生与正气不足,邪毒留滞有关。肝肾不足,气虚血弱,冲任二脉空虚,气血运行失常,以致冲任失调,气滞血瘀,久则聚痰酿毒,相互搏结于乳房而生癌瘤。故乳腺癌的发生,是因虚致实,因实更虚,虚实夹杂的过程,其病本虚而标实。因此陆教授临症采用辨证与辨病,扶正与祛邪相结合的原则,以扶正培本为主,祛邪抗癌为辅,“扶正以祛邪”,通过机体免疫能力,抑制癌肿发展,延长存活期,提高生命质量。临症每选用黄芪、白术、党参、茯苓、山药等益气养血,健脾和胃;生地、天花粉、枸杞子、玄参等滋阴生津;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蛇六谷、莪术、石见穿、丹参、露蜂房、牡蛎等祛邪抗癌。陆教授遣方用药别具一格,既考虑中医的理法方药,又结合现代药理学研究成果,力争一药多用。

 陆教授还认为,乳腺癌术后放疗、化疗是常规辅助疗法。放疗、化疗的副作用严重,多化热毒,易伤津耗气而致气阴两亏。故他常在益气养血,健脾和胃,解毒抗癌基础上加用生地、天花粉、枸杞子、生首乌等养阴生津之品,以增加化疗、放疗对肿瘤治疗的敏感性及减轻其毒副作用,且可增加患者抗癌能力,使患者能顺利完成化疗、放疗过程。

预约电话:010-62389090,(最好周1—周5上午)